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富纳富提环球气温变暖导致珊瑚的发展速率减慢

  北极圈里的爱斯基摩人看着不断融化的冰川,高兴得手舞足蹈,因为冰川下沉睡了数千万年的石油、矿产将会带给他们更加富裕的明天;而远隔数万公里的图瓦卢人,却越来越日夜难眠,北极不断融化的冰川就像一个个巨型炸弹,随时都会将他们轰入海底永远再难见蓝天。

  11月中旬,本报记者途经新西兰奥克兰、斐济南蒂,再中转斐济苏瓦——这是唯一与图瓦卢通航的城市。在苏瓦经过5天的漫长等待后,终于乘坐30人的小型螺旋桨飞机于11月17日抵达地球上首个即将沉入海底的国家——图瓦卢,成为中国内地首个踏上这片国土的记者。

  断裂的高速公路,火山的爆发,濒临死亡的北极熊,被淹没的地球……这不只是出现在电影《2012》中的场景,气候变化已经成为21世纪全球面临的最严重挑战之一,由全球变暖造成的自然灾害和温室效应,使太平洋地区已经有数十个岛国面临消失的厄运,而今后数年内环境问题还可能导致某些地区人口大迁移、能源短缺以及经济和政治动荡。

  将于7日在哥本哈根举行的世界气候大会,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引起全球的关注——60亿人都在翘首以待。如果达不成预期的目标,后果将不堪设想:已经受淹的图瓦卢因海水上涨将彻底沉入大海、马尔代夫不得不花费巨资国外买地整体搬迁,纽约、东京都将不得不花费数百亿巨资建拦海大坝……

  为立体报道这次大会,我们派出的采访团已经奔赴哥本哈根,将及时跟踪报道扣人心弦的大会进展。与此同时,我们另外派出多路记者,同时奔赴地球上受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地方。

  当小型螺旋桨飞机尚在1500米高空盘旋时,一弯月牙儿就呈现在一望无际的南太平洋上。随着飞机不断下降,月牙儿逐渐变成了一抹平地,狭窄的、长长的土地就像是放进大海中的一根“钢丝绳”。沿着“钢丝绳”,飞机缓缓降落在首都富纳富提机场的跑道上,这是图瓦卢唯一的一个小型机场。

  图瓦卢是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每月只有一班轮船,每周只有一个30座的航班。

  走在图瓦卢仅有的一条马路上,心里极不踏实。因为往左边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往右看,还是大海。时不时在马路中间的洼地里还会冒出一摊海水来,让记者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跟马路一起沉下去。富纳富提环礁长约20公里,平均宽度却只有二三十米。只需一个两三米高的海浪,就能将这里从头到脚给彻底洗个“澡”。

  “天黑后千万别出来跑步,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跑到海里去,”记者在闲逛时竟然碰到了一个来自广东的老乡老罗,他警告记者,“图瓦卢太小、地形又太平坦,涨潮时很多地方都会被海水给吞没,甚至包括岛中央的马路。”他还劝告记者别穿皮鞋,大潮时随便一个海浪扑过来,就会直接冲过整个海岛流到另外一边,整个人都会被海水打湿。

  如今,这片宽约20米的平地已经明显低于海平面,海水渗上来,平地就变成了一个个池塘。图瓦卢人的房子就建在池塘里,每个房子用十几根长长的柱子支撑起来。

  “从1993年迄今,图瓦卢的国土面积已经缩小了2%。”TavalaKatea是图瓦卢气象局的首席预报员,他在办公室里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在2000年之前,富纳富提环礁中间的海水中有一个宽约5米、长约10米的小岛,当时岛上生长着大量椰子树,从我办公室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如今,这个小岛已经沉到海底了,只有退潮时还能看到一点点影子。”

  TavalaKatea提供的一组检测数据显示,从1993年迄今的16年间,图瓦卢的海平面总共上升了9.12厘米,按照这个数字推算,50年之后,海平面将上升37.6厘米,这意味着图瓦卢至少将有60%的国土彻底沉入海中。TavalaKatea认为,这对图瓦卢就是意味着灭亡,因为涨潮时图瓦卢将不会有任何一块土地能露在海面上。

  事实上,图瓦卢的末日可能会提前到来。图瓦卢的整个国土都是由珊瑚礁组成,全球气温变暖导致珊瑚的生长速度减慢甚至大量死去,被珊瑚礁托起来的图瓦卢也会因此而“下沉”。

  大潮时随便一个海浪扑过来,就会直接冲过整个海岛流到另外一边,整个人都会被海水打湿。海水从地底下的珊瑚石中渗了上来,平地就变成了一个个池塘。图瓦卢人的房子就建在池塘里,每个房子用十几根长长的柱子支撑起来。

  图瓦卢没有农业、工业,只有一些零散的服务业,外汇储备为零。当地人主要依靠在外国务工或定居的亲戚汇款生活。图瓦卢的全部物资都要依赖进口,超市里1条普通的毛巾约合17美元,1瓶矿泉水2美元。

  容易变质的蔬菜成为当地极为珍贵的食品。长期以肉类作为主食而没有青菜,当地人在三四十岁就普遍得上了脂肪肝、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等疾病。平均寿命还不到50岁。

  南太平洋是世界上小型岛国聚集的地方,而且海拔相当低。最具盛名的海洋研究专家、南太平洋大学海洋系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TonyWeir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里巴斯的海拔比图瓦卢还要低,海水涨潮时,基里巴斯的国土就会自动缩小一半。”

  “我实在感到无能为力,”TonyWeir说,“我们都知道我们即将面临的灾难,可有几个政府愿意听取我们这些专家的建议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蓝色星球走上不归路。”

  太平洋里正在发生的一个个悲剧将是许多国家沿海城市的“翻版未来”。科学家普遍预测全球气温上升2~3℃,格陵兰岛上的冰盖就会全部融化,“全球海平面就将至少会上升7米。”包括纽约、上海在内的大都市都将被海水淹没。如果任由现状发展,到本世纪末,气温将至少升高3.6℃。

  位于南太平洋,由9个环形珊瑚岛群组成,南北两端相距560公里,由西北向东南绵延散布在约13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里,而陆地面积仅26平方公里。首都富纳富提位于主岛上,方圆不超过2平方公里。侵袭岛上最大的巨浪是3.2米,而图瓦卢海拔最高的地点只有4.5米。

  至少有6000多人已经离开图瓦卢移民海外,而目前尚在图瓦卢生活的人口只有1万人。以前人们还种一些蔬菜和庄稼,现在没人种了,海水一过,什么都会死去。

  很多图瓦卢人都是猝死,因为他们太过肥胖,心肌梗塞常常发生,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第二天就突然没了。

  海水夺去了图瓦卢人全部资源,现在,图瓦卢已经成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图瓦卢总理私人秘书KelesomaSaloa告诉本报记者,“以前人们还种一些蔬菜和庄稼,现在没人种了,海水一过,什么都会死去。”

  “过去,图瓦卢人的主要食物是一种名叫Pulaka的芋头,大约能长到1米高,”图瓦卢环境部部长MataioT.Mataio告诉本报记者,“以前都是在洼地里种植Pulaka和一些蔬菜,因为洼地的海拔比海平面要高,地表可以储存一层薄薄的淡水。现在,洼地已经低于海平面,渗出来的全是海水,Pulaka根本无法存活,所以现在图瓦卢人也改吃大米了。因为没有农业,所以几乎100%的食物都要依靠进口。”

  图瓦卢总理私人秘书KelesomaSaloa也告诉本报记者,图瓦卢没有农业、工业,只有一些零散的服务业,外汇储备为零,当地人主要依靠在外国务工或定居的亲戚汇款生活。也就是说,图瓦卢已经没有任何产出了,小到毛巾牙刷、大到空调摩托车,全部都要依赖进口,所以,这里的物价也是奇贵。记者在超市里看到,1条普通的毛巾约合17美元,1个收音机则合35美元,1瓶矿泉水都要2美元。

  来自广东的“老乡”老罗在图瓦卢就抓住了这个商机,他在图瓦卢开了一个超市,每年都从国内进口很多日常用品,然后在当地高价出售。每年都能赚约合1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依赖进口加上贫困,让当地居民身体健康状况极为糟糕,当地居民介绍说,这里的人平均寿命还不到50岁。

  很容易变质的蔬菜成为当地极为珍贵的食品。“食品可以通过货轮运进来,从斐济的苏瓦到这里至少都需要3~5天的时间,”广东老乡老罗告诉本报记者,“这里地处赤道附近,常年高温,所以蔬菜不可能通过货轮运进来。如果想吃,就只能通过空运的方式运输,这样的话光运费都要好几十美元一公斤,当地人肯定消费不起。”

  正因如此,在大小餐馆里,全是肉类食品——烧鸡饭就只有烧鸡和米饭、咖喱牛肉也只有咖喱和牛肉。记者在图瓦卢3天2晚的采访中,连一根青菜都没吃着。

  长期以肉类作为主食而没有青菜,对当地人的健康造成极大威胁。记者看到,凡是超过30岁的男女,几乎都是“肥胖症”患者,轻的有100公斤、重的超过200公斤的也不少见。当地人在三四十岁的时候就普遍得上了脂肪肝、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等疾病。“很多图瓦卢人都是猝死,”老罗说,“因为他们太过肥胖,心肌梗塞常常发生,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第二天就突然没了。”

  “我觉得,地球上60亿人都应该向我们说抱歉。”当流浪在斐济苏瓦的图瓦卢居民MitianaTrevor淡淡地说出这句话时,记者的心为之一颤。因为环境变迁,流浪海外的图瓦卢人日夜思念着故土和故土上的亲人;而仍坚守家园的图瓦卢人,日夜守望着机场和码头,希望能从那里寻找到亲人的影子。

  “我3年没有见过我弟弟了”、“那算什么,我都快10年没见过我女儿了”……在图瓦卢街头上,无所事事的人经常聚集在一起闲聊,这是两个约莫40岁的老人与记者的对话。Foti说,她女儿在10多年前到斐济打工,除了在1999年回来了一次之外,10年间只是偶尔打打电话,到现在都没见过面。

  在赶到图瓦卢之前,记者在斐济苏瓦采访了流浪当地的图瓦卢人MitianaTrevor,她才26岁,但已经离开家园3年。虽然苏瓦相距家乡图瓦卢只有1000多公里,她却没有办法回去看看爸爸妈妈,因为付不起几百美元的机票钱。

  得知记者要赶赴她的故乡采访,MitianaTrevor准备了一个厚厚的密封包裹,让记者转交给她的爸爸。当记者到达图瓦卢从机场走出来时,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看到记者手中包裹上的字时,立即颤颤巍巍地扑了过来,接过包裹用手不停抚摸着,眼角渗出了泪水。

  图瓦卢驻斐济大使馆大使UaleTaleni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至少有6000多人已经离开图瓦卢移民海外,而目前尚在图瓦卢生活的人口只有1万人。问题是,图瓦卢只有一所高中,连一个技工学校都没有。所以,即便是出国务工,也只能做最“底层”的工作,比如种植水果、收割庄稼、当清洁工人等。图瓦卢环境部部长Mataio T.Mataio向本报记者证实,目前尚无任何一个国家愿意接收图瓦卢移民。

  旧称“埃利斯群岛”,也叫“潟湖群岛”。在南纬5°39′-10°45′、东经176°-179°51′之间。位于南太平洋,南接斐济,北临基里巴斯,西望所罗门群岛,由富纳富提、瓦伊图普、纳诺梅阿等9个环形珊瑚岛群组成,其中8个岛有人居住。南北两端相距560公里,由西北向东南绵延散布在约13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里,而陆地面积仅26平方公里。是仅次于瑙鲁的大洋洲第二小国。首都富纳富提位于主岛上,方圆不超过2平方公里。海拔最高点不超过5米。温差小,年平均气温29摄氏度,年降水量3,000毫米左右。属热带海洋性气侯。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