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拉脱维亚副总统遭到伊拉克方面的拒绝

  央广网北京2月1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当地时间2月17日早上,美国副总统彭斯启程前往德国,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尼黑安全会议是国际安全政策决策者交换意见的最重要的独立论坛,彭斯一行此访也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其安全团队在国际舞台的首次亮相。

  在特朗普总统领导的美国变得躁动不安的时候,彭斯如何让欧洲的领导人们相信美国还有意愿参与欧洲事务?他又能否拉近渐行渐远的美欧关系呢?

  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美国记者吕晓红介绍,特朗普政府这一周的确是十分被动,以致于总统本人都忍不住要站到幕前亲自召开记者会,怒怼媒体,怒怼情报部门,又一次掀起政坛狂澜。

  据了解,周末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的美国代表团相当给力,由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土安全部部长凯利领衔,如此豪华的阵容至少在场面上给美国盟友们发出了确定的信号。更何况此前马蒂斯和国务卿蒂勒森都曾明确表示,美国支持北约,认为即便是在当今这个“后西方、后秩序”的时代,北约依然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彭斯本人在竞选时也是持这一观点。在慕尼黑期间,彭斯除了出席安全会议并发表讲话之外,还将同德国总理默克尔、阿富汗总统加尼、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和土耳其总理耶伊尔德勒姆举行双边会晤,此外他还将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三国总统共同会晤,

  19日,彭斯将继续前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并于当晚同比利时首相米歇尔共进工作晚餐;20日,他将分别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委员会主席以及北约秘书长等欧洲的高级官员举行磋商。

  特朗普本人及其班子在这些问题上的表态确实有点矛盾。前不久,特朗普曾公开宣称“北约过时了”,后来经由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说出支持北约的承诺;他的国防部长马蒂斯这两天在欧洲也表示支持北约,但同时又要求北约成员在年底前提高军费开支,并威胁称美国有可能削减对他们的防务支持。

  此外,特朗普本人的一系列言行,比如他支持英国退欧、他在就职典礼上高喊着“美国第一”、他签署的针对部分国家难民及移民的“禁行令”等等,还有他的团队跟俄罗斯牵扯不断的关系,令美国的欧洲盟友们、特别是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深深地惶恐。在伊拉克问题上,特朗普也曾经扬言要伊拉克用石油来补偿美国的付出,遭到伊拉克方面的拒绝。因此,彭斯肩负着释疑解惑和安抚的重任。

  然而,近日美国媒体的爆料禁不住要让人产生疑问,彭斯在特朗普的决策圈里是否能排得上号?美国媒体披露说,特朗普本人早就清楚前国家安全助理弗林跟俄罗斯驻美大使通话的内容,而副总统彭斯则是在弗林东窗事发前几天才获悉。令他尴尬的是,此前他还曾上电视替弗林辩解过。鉴于彭斯本人一贯的良好口碑,或许这一次他可以缓解外界对于跨大西洋关系的不安,不过,更多的人在忧虑更长久的未来。

  特朗普当选前后曾向欧洲接连发难,眼下,他的欧洲政策仍然不明朗。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表示,此次彭斯率豪华阵容访欧,美欧双方将借机互相摸底。

  未来美欧关系的变化预计将体现在经贸、安全和移民等几个方面。其中,在经贸问题上,从2013年开始,美欧启动了“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TTIP谈判。TTIP的达成将造就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涉及全球40%的经济产出和50%的贸易活动,但是在特朗普上台以后,TTIP事实上已经处于搁浅的状态。而随着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前景越发令欧洲人忧心忡忡。

  崔洪建分析认为,从美国的判断来看,因为双方经贸联系很密切,所以未来达成自由贸易投资安排是势在必行。但接下来,从什么角度,通过什么途径,以谁为主要的谈判对手等都可能成为特朗普方面重新考虑的东西。涉及到经贸,涉及到欧美关系最基本、最核心的部分,接下来可能还是不确定状态。

  在安全问题上,崔洪建认为,未来美欧安全关系的发展还需要关注另一个角色,那就是俄罗斯。欧美在安全关系上的互动,取决于接下来美俄关系怎么发展,是否真的像特朗普之前所承诺的,朝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如果朝着缓和方向发展,欧洲方面就会警惕,美俄在多大程度上缓和,缓和是否以牺牲欧盟利益为代价等等,涉及到三方关系。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在欧洲收获了一批粉丝。其中,法国大选的热门候选人、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就曾为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公开辩护。而最主要的一点是,特朗普认为如果难民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将有一批国家步英国后尘,脱离欧盟。

  对此,崔洪建表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恐怕将对未来欧洲合作救助难民的基本思想造成冲击。特朗普的移民、难民政策和欧洲内部部分国家相一致,比如加紧对移民、难民的控制,甚至拒绝移民入境。在这个问题上,双方曝出更多价值观的分歧。但这个问题在欧盟内部也没有达成一致,所以对欧洲来说,特朗普在移民、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一方面会影响欧洲在移民、难民问题上寻求国际合作的努力,另一方面会影响到欧洲内部一些国家的政策倾向,导致欧洲内部在难民问题上更难达成一致。

  美国副总统登航母 称正敦促中国遵守“南海裁决”,拜登在提到中国与日本有争议的东海防空识别区时,表示不认为中国会有大动作,但美国军机会飞越识别区,不会承认中国对此的主张。报道称,面对中国大陆的强硬态度,据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发布的新闻稿,副总统拜登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14日登上了“约翰·斯滕尼斯”号航空母舰。

  美国副总统拜登称还未准备好宣布是否竞选总统,2015年6月6日,在美国特拉华州威名顿,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副总统拜登长子博·拜登的葬礼。美国副总统约瑟夫·拜登家族5月30日宣布,拜登的长子、特拉华州前总检察长博·拜登因患脑瘤去世,终年46岁。

  面对舆论压力,日本政府近日不得不在美国“窃听日本”一事上再作出进一步表态。据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5日在记者会上透露,应美方要求,安倍首相当天上午与美国副总统拜登进行了30分钟通线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