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流露美方增援“南方自然气走廊”项目-阿塞拜疆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高加索之行”还没开始,随行人员之一就被阿塞拜疆下了“逐客令”,而默克尔出人意料地决定“换人”,引起国内媒体轩然大波。

  据路透社22日报道,默克尔周四将开始她为期三天的“高加索之行”,然而在动身之前,阿塞拜疆先来了一道逐客令,称默克尔的一位随员韦勒(Albert Weiler)为不受欢迎人物,拒发入境签证。

  阿塞拜疆以韦勒访问过亚米尼亚和阿塞拜疆的争议地区为由,拒绝让他入境。对此,“德国议员愤怒,要求默克尔取消访问阿塞拜疆。” 德意志广播电台22日称。

  出人意料的是,默克尔竟答应了阿塞拜疆的“换人”要求,决定在没有韦勒随行的情况下访问阿塞拜疆,韦勒只陪同她出访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

  默克尔此次“忍辱前行”与天然气不无关系。法新社21日报道称,为削减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德国打算把阿塞拜疆的天然气经由土耳其引进来,默克尔此行身负重任。

  “从其他地区引进天然气是欧盟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路透社22日援引一位德国高官的话称,默克尔将在巴库讨论能源问题,包括改善基础设施,以帮助阿塞拜疆经由土耳其向欧洲输送天然气。

  《明镜》周刊称,阿塞拜疆驻德国大使20日威胁道,如果韦勒陪着德国总理抵达巴库机场,就将逮捕他。

  韦勒被拒绝入境的原因是,他曾在2014年 和2016年两次访问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自苏联解体以来,亚美尼亚占领这一地区,但阿塞拜疆认为这是它的领土。

  路透社援引阿塞拜疆外交部发言人的话称,“如果他(韦勒)亲自写一封信申请入境,阿方愿意重新考虑颁发签证,以便他能和代表团随行。”

  默克尔发言人赛博特周二在柏林表示,默克尔和韦勒协商后,决定不改变行程,按原计划前往阿塞拜疆,韦勒将不会跟团前行。

  韦勒向路透社表示,“因为中断行程没有意义。”但默克尔将向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就拒发签证一事提出强烈批评。

  默克尔的态度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德国议员表示强烈不满,德国媒体对此争相报道。

  社民党外交政策专家米策尼称,外国政府无权挑选德国代表团成员。《法兰克福汇报》说,默克尔的让步是“软弱的标志”。《图片报》质疑:“为什么默克尔还要去?” 德意志广播电台甚至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向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磕头!”

  面对国内这样的质疑和反对,默克尔仍坚持前行,可见此次阿塞拜疆之行将讨论的天然气议题对德国至关重要。

  “天然气”议题同样出现在了默克尔与普京18日的会谈当中,两人当天进行了长达3个多小时的会谈,其中就谈到了备受争议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建设问题,“普京和默克尔都认为,这一项目不应被政治化。”《明镜》周刊19日报道称。

  欧洲是天然气消费大户。“一方面,欧洲的天然气的消费量将持续增长,另一方面,由于欧洲的天然气产量降低,我们需要进口更多的天然气,” 德国温特沙尔天然气公司(Wintershall)总裁马里奥•梅伦8月(Mario Mehren)在俄罗斯《新闻报》采访中表示。

  目前,欧洲在建的天然气相关工程有“北溪2号”、LNG接收站和“南方天然气走廊”,三项工程的气源分别为俄罗斯、美国和阿塞拜疆。

  美国频频对“北溪2号”项目展开批评,特朗普在7月的北约峰会上直接指责德国因依赖能源供应而成为“俄罗斯人的俘虏”,美国国务院甚至威胁西欧的企业,称谁帮俄罗斯建天然气管道,我就制裁谁。美俄欧之间的天然气之争引发普遍关注。

  总体来看,俄罗斯对欧洲市场非常重视,希望保证供气稳定;欧盟内部对俄罗斯天然气态度不一,能源多元化尚需时日;美国希望LNG对欧出口,反对欧洲尤其是德国“依赖”俄罗斯。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反对“北溪2号”的同时,却多次表示支持“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将它视为俄罗斯能源的优先替代选择。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表示,美国要“通过高加索和其他国家保障欧洲能源供应。”中青报7月18日援引当地媒体称,在“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举行开通仪式之时,包括阿塞拜疆举行建立民主共和国100周年之际,特朗普总统先后三次向阿利耶夫总统发来贺电,表示美方支持“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美国将继续与阿方加强能源合作。

  所以,对于德国来说一方面想要保持俄气的供应,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引进阿塞拜疆天然气。

  《俄罗斯报》5月24日援引德国驻莫斯科大使吕迪格尔•冯•弗里奇(Rüdiger von Fritsch)的话称,德国政府认为“北溪2号”将为欧盟国家提供可靠的能源保障。

  同时,欧盟也“会考虑盟国美国的意见,但涉及欧洲能源政策的问题应当由欧洲人自己做决定。” 弗里奇补充道。

  面对美国的压力和德国对俄气的依赖,“南方天然气走廊”项目对德国来说变得愈加重要。

  该项目的参与国包括阿塞拜疆、意大利、格鲁吉亚、希腊等国,预计未来还会有克罗地亚等国的加入,阿塞拜疆的沙赫德尼兹气田生产的凝析天然气是主要气源,运营初期输气量为100亿立方米,预计2020年整体开通后,年输气量会超过160亿立方米。

  但是,这一项目“对于俄罗斯天然气来说,产生了消极影响,因为增加了竞争对手。” 俄媒5月30日援引俄罗斯金融分析师、《商业俄罗斯》专家德米特里•戈卢博夫斯基的话称。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