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比风车声更顺耳;芳华阿姆斯特丹

  跟着脚步仓卒的搭客走进大厅,看到问询站相近围着一群人,传来痛快的歌声。我钻进去凑兴盛,只睹一个年青人坐正在钢琴前弹奏,三个女孩倚正在钢琴上,对起头机看歌词,边唱边乐。边际的搭客也随着饱掌合唱,兴盛哄哄,其乐融融。音乐,比风车声更好听;芳华,像郁金香那么迷人。

  欧洲很众稠人广众如车站阛阓,常会安插一台钢琴,供逛人搭客歇足息憩,息闲自娱。欧洲人的音乐素养之高,无论衣不蔽体,抑或西装楚楚,白叟黄童,总能即席弹奏,怡然自乐。这种勾当颇成心思,没有扮演者,没有观众,惟有插手者。弹的、唱的、看的都是过途客,曲终人散后余音绕梁。

  阿姆斯特丹是个迷人的都邑,往往令人思起运河上一行行彩屋的倒影,老教堂旁一排排窄巷里的柳绿灯红。当然,最令人憧憬的,是那些像蜘蛛网交叉成的运河阡陌。传说,阿姆斯特丹有超出100公里长的运河搜集、1700余座桥梁,造成繁密、有条有理的运河网,素有西欧水乡之都的美誉。

  这时,电车的荧光幕上显示“Museumplein”,意即博物馆广场到了。阿姆斯特丹是宇宙上博物馆密度最高的都邑,享有“博物馆之都”的美誉。单单博物馆广场,就有三家宇宙级的博物馆:邦度博物馆、市立博物馆及梵高博物馆。

  到阿姆斯特丹,有个地方不去,就不算来过阿姆斯特丹。我指的是梵高博物馆。梵高是19世纪末的荷兰印象派画家,其作品为全宇宙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无论是艺术界人士或像我这种外行人,对着那斑斓的向日葵、惆怅的鸢尾花、满天星辰的露天咖啡厅、乌云满布的群鸦麦田,都邑停下脚步,寻思一会。

  一下车,就看到老树后的一幢砖楼,上面高挂一张黄澄澄的海报,标示着“梵高博物馆”。衣着黄色雨衣的使命职员忙着指引人群列队购票,雨天仍挡不住访客的脚步,队如长龙,人潮如鲫。博物馆是一栋独出心裁、卵形的新颖式开发,南半边是石砖楼,北半边是怒放式的玻璃帷幕。开发自己便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品。

  阿姆斯特丹是个迷人的都邑,往往令人思起运河上一行行彩屋的倒影,老教堂旁一排排窄巷里的柳绿灯红。当然,最令人憧憬的,是那些像蜘蛛网交叉成的运河阡陌。传说,阿姆斯特丹有超出100公里长的运河搜集、1700余座桥梁,造成繁密、有条有理的运河网,素有西欧水乡之都的美誉。

  梵高博物馆位于阿姆斯特丹市核心西南区,从主题车站搭乘公交车只需20分钟。阿姆斯特丹主题车站是一座伟大的红砖维护,哥德式方塔,文艺中兴气概,单简单个火车站,果然如斯富丽宏壮、金碧明朗,可睹荷兰于壮盛光阴的繁盛。

  主题车站大门的对街是都邑电车站,好几条门途都邑过程博物馆广场,隔两分钟一班。街道上,脚踏车众、行人众、雨伞众,20分钟的车程可让搭客一窥阿姆斯特丹的风貌。上了车,望睹沿街的砖屋,盖得很讲求、紧凑,像一长列彩绘的积木。屋顶有长方形的阁楼,上宽大窗,妆饰波形的斑纹。窗外伸出一根木梁,结尾挂着一个长铁钩,以吊运家具进屋子之用。石砌街道,陈腐开发,拱桥运河纵横交贯,自行车如流水,木舟如龙,喧闹中却又那么协和失当,宁静幽闲。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